symbol-imagery | 「藝術家」的時間證明
21977
single,single-post,postid-21977,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theme-ver-1.9,vertical_menu_enabled, vertical_menu_transparency vertical_menu_transparency_on,wpb-js-composer js-comp-ver-4.2.3,vc_responsive
20141206_102117

「藝術家」的時間證明

從事藝術創作一段時間後,總會面對與討論一些歷久不衰的話題,例如身份或定位,聽上來從事藝術本身總是充滿神秘性的東西,大家總是喜歡加上高級的光環,特別在香港這種缺乏藝術發展空間的地方,從前如果你一開口介紹說自己是「藝術家」,大家一定投以目光上下打量你,但隨著文化普及,大家現在已經開始習以為常了,當然我覺得要理解當中所出現的落差,我們必須要細心想想箇中源由。

首先我地應該考慮下「現在」其實自稱「藝術家」就好似和大學生一樣基本上一個招牌趺下來就隨時會中一個兩個,但你幻想下如果我地身處的環境更改,例如古代希臘直至文藝復興時期 ,藝術家其實一直身處於一個好專門的領域,他們可能是畫家,雕刻家,是一種必須擁有工匠向的職能,同時擁有美感的定位角色,再加上它們差不多都有服務財主或權力(這角色我覺得是非常接近現代的設計行業),隨時間發展我們有更多媒介和反思藝術意圖等的作品出現,及後來的普普藝術,將藝術面推向普遍大眾的過程,正如近代法蘭克福學派哲學家華特·班雅明 《論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所明言藝術將隨資訊而消亡,但事實當然藝術並沒有如他所言,只是藝術推向更貼近生活面某程度上已經失去了某種靈光,就像這種身份和創作已經降格了,以至我們現在身處的環境,很多人也是掛牌行走江湖的「藝術家」。

對這種定位或角色,我常抱有一種疑惑的心態,就是當我們已經在光譜上不用「技能」與「專門」作為定論時候,又的確在理論上似乎不可能像只寫了一個小說稱呼自己叫作家,或不可能唱了一首半首歌就叫自已做歌手,這樣我們就更能理解「藝術家」之名在現在何其乏力,當然「藝術家」的身份有時是很廣闊,以至我覺得有時這三字某程度上已經變得太過於簡化,所以我非常理解有人會開始說「藝術工作者」這名詞。

也許「藝術家」和「藝術品」已經在某定義上變得更豐富了,當它們貼近於我們的生活時候,而且它們在這過程中令我們更加意識到藝術已經不再高高在上,「平凡」如你本身也可以通過實踐來成就藝術這件事,而成為我口中的「藝術工作者」,只是這當中「藝術家」和「藝術工作者」還是有種明確的差距,而這差距就是堅決的程度上的不同。這種程度見證於你的作品視野上,也見於你的意圖上,當藝術品成就於非我的時侯而開始進入啟發層面的程度,而就像職業的身份一樣,當你能持續地進行這成功的過程,而事實上我覺得任何創作都需要時間的見證,而令其回歸它原本的靈光更是需要巨大的時間證明。這個時候也許你就不會再疑慮掛上「藝術家」這身份。

LINKS:
輔仁網的刊登連結

Tag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