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bol-imagery | 我們所擁有是一片懸空的疑問
21988
single,single-post,postid-21988,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theme-ver-1.9,vertical_menu_enabled, vertical_menu_transparency vertical_menu_transparency_on,wpb-js-composer js-comp-ver-4.2.3,vc_responsive
11047236_10153175819204329_167412506_n-650x366

我們所擁有是一片懸空的疑問

對我來說說政治和藝術從來也是非常接近,畢竟「藝術是要對人們生活在其中的時代提出正確的問題」 ,這是我對藝術所抱持的見解,或者可以說藝術的自由是在於其獨立而且包容各種可能性,當然藝術和政治還是不同的,但在這獨立之中不應排斥所謂異見,從這種角度來說藝術永遠給人們留了一片空間。

近年香港與中國的各種政治問題,開始越發激烈,當然這些事可能你覺得和你並沒有關係,但是當其進入各種生活層面反映的時候會出現什麼呢? 例如我們慢慢地被禁止所謂的另一種聲音出現,我們會否失去了生活的其他可能呢? 而情況去到最後是否就會成為真正的暴力? 或者可以說明藝術的自由是一張試紙,証明那個地方開明與進步,而香港是明顯地急遽倒退中。

我也說說在此當中我感受到什麼吧。就是所謂被控制的速度,2012年的時候71遊行經過政總門口我在橋下進行了一次反向塗鴉,而那當中一些政治上的字句在2013年依舊可見,直至2014年的時候我察覺其開始淡化,而再次進行一次反向塗鴉,但這次只存在了不夠三天就被政府當局以白油處理了,後來因為這件事我再次經過計算的再次進行一次反向塗鴉,結果第二天就再次被白油擦去,而當時只是2014年6月,並未開始那場雨傘運動,就可見其政治的滅絕的力道已經迫在眉睫。

再說我們可以了解一下香港與中國近兩年所被撤或不被展覽的名單中有什麼,回顧上年2014年末上海雙年展上,有些藝術家的作品被禁止展出。上海雙年展的一位聯合策展人科斯明·科斯蒂納斯(Cosmin Costinas)說,在社交媒體上曾經爆出過一份所謂的「藝術家黑名單」,上面有香港藝術家白雙全的名字,沒過幾天,他的名字就從上海雙年展上消失了。 及至今年年初於港大的「因地制宜──兩岸四地藝術交流計劃2014」李天倫 《面塊的真相》不被展覽,到今天KUBRICK被迫撤去陳偉江的攝影展「警像」 ,種種事實說明了我們非常貼近一種被獨裁控制的地步,而我們不得不一再思考我們所失去的是什麼。

有時我們有必要進行一些抵抗,並非因為我們不理性,反之我覺得是因為我們是一個人,或者在任何角色之前,我們有我們渴望的生活方式,而這應該能有可以被彼此理解的可能,不論是在任何立場上來說,如果我們只變成機械性地生活,這是非常可悲的,這才是直接影響你生活的東西,當你發現你連一部電影可能也被審查制度殺掉,那最後你就連提出異議的權利也消失。

如果說這就是一種我們國家的取態,我們更應該在其惡化之前,在可能的情況下保障自己,雖然想像即將來臨的是各種政治式清除異己的工作,而在這城市生活的人必須要為自己進行一下思考,我們能夠做什麼?

不過香港或者已經貼近我們的中國水平,而這個國家就是喜歡「解決提出疑問的人。」而我想這就是它們這麼不喜歡藝術的原因。

輔仁網連結

Tag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