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bol-imagery | 《灣岸以前》
22011
single,single-post,postid-22011,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theme-ver-1.9,vertical_menu_enabled, vertical_menu_transparency vertical_menu_transparency_on,wpb-js-composer js-comp-ver-4.2.3,vc_responsive
20080323_7eaff6d0abac110b6b83vI2FWtXSq8RA

《灣岸以前》

對於一個地方的記憶可能並不真正在於那個地方的實際狀況,有時候我覺得就只是如虛無縹緲留給你有關印象的味道,不論如何熟悉的事物,在回憶面前都充滿各種的落差,這可能並不是因為你主觀地善忘而使你失去其中的真確,更多時候我以為這是因時間而產生某種斷裂的鴻溝,這可能就像是某次你坐在一架在高速行駛車子路過的地方,而今天你站於相同的路上緩緩而行所帶給你陌生卻充滿輪廓的面貌。

我也記不清楚到底之於我,這一個曾經長年生活地方是如何變成了我的一部份。 也許很多事情也是如此,在開始忘卻的時候,你才會發現其中所包含給你真正的意義。 說到底也可能是因為已經離家千日有多,站於不再切身的環境下,所以累積的記憶總是時刻提醒你一些舊日曾經擁有的足跡,而當偶爾重回到這個地段卻產生了一種莫明的落差,這可能是關於這個地方的發展速度,也可能是關於我自己開始遲疑的步履。

也許這就是時光印證了你成長這個微妙身份,我們會一再追憶某些事的源頭,渴望自己曾身處其中存在的痕跡。

不再相似之海濱

或者對於很多住荃灣區的人來說,現在的荃灣與他們十年、廿年前來說已經有很大的落差,如果必須尋找這個地方起源,由昔日被命名為淺灣至現在成為新界南向北的交通要塞,一定不可能相信自己身處同一地方,最大原因可能是因為這個地方的填海面積。根據家父母之言,往昔荃灣市中心對出楊屋道至德士古道曾經是一片淺灘,也可以說荃灣是香港第一個開發的新界新市鎮,也許最近是因為其已經發展成為新界其中一個要塞,所以近幾年才有一種衛星城市的感覺。說起來荃灣這個地方範圍其實是頗大的,包括大霧山以下,連馬灣也是屬荃灣區,可能有一些人不知道以前還包括了環抱的青衣島和鄰近葵涌等地。

而當中我覺得最大轉折點就是荃灣七街重建項目,所謂七街就是香港房屋協會的四季大廈春明樓、夏雨樓及秋趣樓,四季大廈於1990年拆卸後,春明樓、夏雨樓及秋趣樓場,還包括一郭份現存的海濱公園項目,它包括了現在成為了楊屋道等重點建設的荃新天地及如心廣場和萬景峯等,多個商住建築群也可以說它成為了後來西鐵開發為周邊設施等打下了一個基礎,然而重建的目的是要改善舊區的生活環境質素,為區內市民提供更方便、更優良的配套設施,以配合社會發展需要。若此,發展項目的規劃至為重要。現在看來建設計劃在開發上有一些令人所不滿的地方如生產了屏風樓犧牲荃灣沿海景色等,我希望將來荃灣不要只考慮發展所帶來的好處也同時為環境考慮一下。

而這常令我想起記憶之中,對荃灣印象深刻的那一個一百八十度海灣,小時候我曾經非常迷戀昔日此地的碼頭和海濱,因為中學時份不是在球場打波,就總是會流連在碼頭釣魚,看著太陽漸漸落下,於這個海旁帶著晚涼和有點閒逛的回家之路,那曾經給予了我很大的快樂,後來因新機場建成,在遠方更出現青馬大橋的身影,於日落時份這個海邊有種比尖東海旁更浪漫的氣息。荃灣西鐵和外面的新楊屋道公園是更後來的事,也令填海區域更加向西北面推移,或者可以說因利成便,當然海濱區域的佈局也在幾個大型的城市建設中美化,變得自成一角,只是隨著時代我記憶中的海岸感覺已經不再相似。

變遷成為注腳的時候

也許最大的變遷來源於更貼近的日常便利,例如現存於荃灣四通八達的天橋連結,說起來荃灣反不是第一個如此的市區,考據下有沙田,屯門,當然也有參考如中環,灣仔等……這樣的都市也許令人的往來更加緊密,但也令即多的地貌消失於無形之下,這令我常常想起某次有趣的趣聞,我的一位友人駛入將軍澳進入了回旋處後在一個失神下駛回原路,當然荃灣是不一樣,只是我總是會懷疑這種連結的必要性,在這段日子,幾次回老家的路途上我反而更多於地面渡步而行,為自己再次感受這個社區的地貌,憶記那些曾經存在的店舖,當然天橋下的改變最為極端,而當中最令我印象改變深刻就是大河道一段兩邊的地方,因發展的天橋網絡而成為了荃灣的飲食與商店林立的新交匯,希望這也是一種社區再生的方式,並於將來看見的更好的發展吧。

小社區所開始的源頭

說起這種因人流而成的交雜點,不得不向後推移的離剛剛說的大河道相鄰的鱟地坊
,這個隱沒於荃灣的地段就是昔日荃灣其中之一的舊市集,這個地方並不太大,差不多是四個籃球場的大小,說起這地方的名字你可能會覺得奇怪,鱟地坊在發展前是一個海灘,經常有海鱟出沒,因而得名。雖然現在這裡已經沒有過往的繁榮,但依舊是一個持牌小販市場的集中地,盡管經歷了幾朝的更迭,而且在因應荃灣這幾年的基建而令這裡受益而作出更新,但依舊保留其一部份鐵皮屋而成的巷弄特色,這裡現在還有很多老式的小店如改衣,皮具,還有一些手工藝的店,而且大部份也是價格相宜的,再者其實這裡保有那種人情味,盡管我相信隨後的幾年隨發展,這裡會慢慢改變,極大可能會因為外圍的發展而沒落,像以前這個地方只是老式市集,現在正慢慢過渡至附近出現酒吧等,希望將來能合理地維持某種面貌吧,也許再過多兩三年因種種原因可能這裡會變得面目全非,最後可能只能成為一個歷史印記。

味道與距離關係

作為一個久居荃灣之人,有幾樣食物是永遠也會記得樂生園的涼茶,雄記的自製魚卷和陸金記瓜子大王……陸金記瓜子可以說是香港最有名的舊式瓜子店,每一年一到新春就出現極為長的排隊人龍,此瓜子店的瓜子除了自製之外,更可以說非常齊全,差不多任何你能想到的瓜子款式也有出現,而我最喜愛此店的黑瓜子,非常香脆甘甜,而且顆粒分明,也因其與年貨有關,所以舊式年盒上所出現如糖蓮子,糖椰絲也在此有所發售。而雄記也是一間荃灣老店,相對那條荃灣最為密集食市的荃興徑,顯得有種實而不華的感覺,今天如果你到此處,店的裝潢還是停留在懷舊簡約,這間以賣自製魚肉春卷而聞名的店,最令我深刻就是其獨特外觀的牛脷酥樣子的魚肉春卷,外層是腐皮卷內裡是魚肉,經炸熟後口感蠻特別的,而且我不得不提此店的辣椒油,此店的辣椒油並非平時所見的紅色,而是有很多花蒜香料味道的黃綠色的粒狀辣椒油,如果你喜愛辣,相信能令你讚不絕口。最後推介的樂生園的涼茶,可以說是現在荃灣區最多分店的涼茶店,差不多是荃灣的7-11,「梗有一間在左近」,我由它開第一店,飲到他現在開了很多店,說真的就算現在我偶有不適,也會懷念此涼茶店最見效的下火茶和感冒荼,可能人總是對苦的感覺特別深刻,所以我也記得其非常的足料,而且非常見效的優點。

後山寺廟

說起來荃灣有數個有名的寺廟,他們都在荃灣的 [後山區] ,包括有名的圓玄學院,西方寺,東林念佛堂,南天竺寺,竹林禪院及東普陀講寺等……這堆有名的寺廟雖然並非全部集中於一處,但也非常接近,他們散落於芙蓉山上及老圍三疊潭等附近地方,可以說是荃灣早期背山面海的地段,而其中於1982年創建的竹林禪院可說是香港最大佛寺,它位於香港新界荃灣芙蓉山南麓,佔地4公頃多。山上風光明媚,盡覽荃灣新市鎮,遠望藍巴勒海峽及青衣島。這數個寺廟雖說隱藏於後山卻並不難看見,因為其實它們正是在荃灣鐵路站的正後方,如果你有意望向後山,雖然有點遠,但總會看見這些富中國風格的亭臺樓閣,說實在我當初發現這些寺廟的時候坐車上山去才了解,這些地方絕對比得上黃大仙及大嶼山等的寺廟非常香火鼎盛,如果你對儒家、佛教及道教等有興趣,絕對應該到這幾個地方一遊。

故事所告知的藏寶地點

關於歷史,必須說到曾居於此地的客家人,更不得不提的當中最為有名的、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客家圍村之一 ─ 陳氐的「三楝屋」。隱藏於荃灣港鐵站旁邊,被樹蔭包圍的「三楝屋」於十八世紀興建,因圍村中軸設有三廳,每廳屋頂承重的主樑為「楝」,成為其名字由來,但隨著其族人的日益繁衍已經改建了不少,但全村的長方形結構依舊維持不變, 及後村民等搬離後,現存的「三楝屋」已經成為法定古蹟,經修復後成為博物館,當中保存了不少圍村的農業用品及當時的生活面貌。而且最為幸運是我發現現在於博物館內正有一個今昔荃灣的展覽,由舊日的鄉村到荃灣成為發展紡織業到現在的市鎮,當中有很多相片和展品相信對很多曾住過此地的人來說會充滿珍貴回憶吧。

而其實除了「三楝屋」外荃灣還隱藏了一個雜姓客家村落 ─ 海壩村舊址。這個舊址
位處於德華公園之中,公園內分別有由海壩村原址古老村屋改建而成的德華展覽廳及環境資源中心,而且因應其舊址公園內也環境也保有其中國特色的建築風格。只是由於其位處荃灣市區,而且也面積因為較大成為了穿越之路,也因公園並非由此名題,所以常常被大家所忽略,如果大家有空路過可以去展覽館看看歷史文化加深對荃灣的了解。

現在的荃灣基本上已經不再是冠名以往的所謂新市鎮,感覺上它自有它獨立運作的方式,也許它不再擁有昔日漁村風光,在大力的基礎開發下更因其地利成為了新界中最大的交通交接處,也許我只能期望我再次到來的時候不會面目全非,失去這個城方因文化而來的風景,希望能在發展中合理地運用這個美麗港灣,令它成為更美好的市鎮。

—-原文刊於Artmap藝術地圖 12/201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