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bol-imagery | Unlimited Library
22215
page,page-id-22215,page-template-default,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theme-ver-1.9,vertical_menu_enabled, vertical_menu_transparency vertical_menu_transparency_on,wpb-js-composer js-comp-ver-4.2.3,vc_responsive



重新整理世界人類面向的計劃

《無限圖書館》開始之先,是為了創建一個以編集書本內容的概念而出現的計劃,源起於阿根廷作家兼圖書館員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Jorge Francisco Isidoro Luis Borges, 1899–1986)發表短篇小說《巴別塔圖書館》(La biblioteca de Babel, The library of Babel);1962年, James E。 Irby 與 Anthony Kerrigan 不約而同地,分別將其譯為英文。這個短篇小說的主題重複作者在1939年發表的另個小說《全面圖書館》(La biblioteca total, The Total Library)的主題,其源頭則來自有德國科學小說之父稱號的 Kurd Lasswitz (1848-1910),於1901年發表的小說《宇宙圖書館》(Die Universalbibliothek, The Universal Library),但我們知道所謂能盛裝所有書籍的圖書館(即某種意義下全部知識與觀念的結集),所必須面對的一件事就是這些東西的本質是什麼?由此可以了解被無限化的索引所面臨的將是一場災難 (有限分類的無限多的範疇集合),為此我們必須開始考慮某種哲學上的結構,重新創造一種全新的體系去作出知識分類想像。

人類為了解事物而產生各種不同的定義,它們存在於範疇(希臘文為κατηγορια)概念之中, 而範疇只是一種輔助概念,每一個範疇都是人為創造出來並加以組織化的術語,給科學提供分類樣式,作為思考技術的工具,為進行共同討論限定框架和帶來主題感覺。現實之中範疇被認為是人類意識歸納出的各種對象的心理概念,依據此認識對象,這就是加以分類事情的一種狀態,而其中「圖書館學」,這門最早由德國圖書館學家馬丁·施萊廷格於1807年提出的學科,定義為「圖書館實施有目的的組織所需要的理論準則的概括。」,盡管在這200多年間圖書館學隨著時代的發展不斷革新和普及,並獨立成為一門專門的學問,而圖書館學也一直研究圖書收集、加工、整理、保藏、控制、傳遞和利用文獻信息的理論、方法以及圖書館事業發展規律的科學。(由此可以了解圖書館學掌握的其實是知識資源的活動規律,以及研究知識資源系統,也同時是一門對標示出如何理解知識的的一門學科)但是現存的所有圖書館學似乎對我來說並沒有實際地接觸到知識本質上的層面,而我一直期望應該有更接近人類源頭的分類的想像, 在此過程中我接觸了附號學,神秘學,人類學,哲學,科學等等東西,從中發現了卡巴拉(生命之樹),而我一直在思考或許這就是我對世界的理解模型,依據從中啟發與領悟,為了印証自己所相信的事情,我慢慢將卡巴拉整個系統與知識分類學的原素整合成一個連接的體系。而這可能就是我能得出描述世界的其中一本說明書。



知識所定義的邊界—書本

在我們探討書本之前,我們必須要設定一種對書本本質上的查問,前文題到我為此開始的想像是某種意義下知識與觀念的結集就是所謂實質的書所包含的本體,但這種概念其實並不完全,就像這只不過是我們所能到達的中途站一樣,『知識』在古往今來在哲學家的討論的並不止於此。

在理解層面我比較接納的一種說法是知識是資料轉化成有用資訊,經觀念加工後,再經實踐的經驗或想像產物,但最主要的是它們所導向的其實是另一種更完整的事實。就是所謂概念上的知慧。

※「知識層級」排列順序 ( 由最低到最高 ) :
1。「資料」→ 2。「資訊」→ 3。「知識」→ 4。「專門知識」→ 5。「能力」→ 6。「智慧」。

任何現存的東西根據於哲學家笛卡兒的《第一哲學沉思錄》(Meditations on First Philosophy)也稱為《形上學沉思錄》。笛卡爾把人類的知識分為三部分,用大樹作比喻:

第一部分,最基礎的部分,也就是樹根,是形上學,它是一切知識的奠基;
第二部分是物理學,好比樹幹;
第三部分是其他自然科學,以樹枝來比喻

事實上這想像就是形上學有關於指向世界構造的猜想,
那種表現簡單的句式就是 「存在是什麼?」;「有關真實是什麼?」;
「根本上有什麼存在?」;「意義在哪裡?」

本體論上當然不同流派的哲學家對這個問題有不同的解釋。如柏拉圖學派認為:任何一個名詞都對應著一個實際存在;另外一些哲學家則主張有一些名詞並不代表存在的實體,而只代表一種集合的概念,包括事物或事件,也有抽象的,由人類思維產生的事物。例如「社團」就代表一群具有同一性質的人組成的集合;「幾何」就代表一種特殊知識的集合等。
本體論就是「研究到底哪些名詞代表真實的存在實體,哪些名詞只是代表一種概念」。
而這也是圖書館學上必須要定義之先的最根本性的核心。



世界層級的索引模型—理型結構想像

柏拉圖哲學思想的核心是理念論,他認為存在著一個由形式和觀念組成的客觀而普遍可靠的實在世界,即「理念世界」也就是我們的世界觀,而是理念世界是獨立於個別事物和人類意識之外的實體,永恆不變的理念是個別事物的「範型」,個別事物是完善的理念的不完善的「影子」或「摹本」。
在《國家篇》中柏拉圖講到一個地穴寓言:一個犯人被鎖在洞中,在洞口上面有類似木偶戲的表演,借洞口火光,其陰影投到洞壁上,這個犯人看到的只是這些陰影,等到犯人被釋放,他才看到木偶,看到火光,才明白以前看到的只不過是這些東西的陰影,等爬出洞來,看到真正的事物,看到太陽,才知道以前所看到的木偶火光之類,只不過是對真正事物和太陽的摹仿。柏拉圖在寓言中所說的真實事物和太陽,是對他的理念世界的比喻,而木偶火光之類,是對現實世界的比喻,他認為理念世界比現實世界更真實更完美。
比如遙遠的天體人眼看到的都是那個天體的過去,有時候那顆天體已經死亡了,但是我們依然可以看到假象,而這個假象就不屬於客觀物質,同樣他也不屬於我們內心意識。從而說明了我們看到的未必就是真正的客觀物質。同樣宇宙所有事物都是光線到達眼睛時的事物,所以我們看到的都是過去,而宇宙瞬息萬變。所以我們看到的宇宙都不是客觀現實的宇宙。

而柏拉圖的這種哲學上猜想在我接觸到卡巴拉後擁有一種更全面的啟發。
或者我們首先了解什麼是卡巴拉吧。

“卡巴拉”一词源于希伯来的阿拉姆迦勒底语,意思是“口述传统”,可能是近似冥想,打坐之类方法寻求宇宙奥秘的修行法,据说是摩西在西奈山受十诫时由天神或大天使一并传授。此后以口传方式流传下来,直到第一,二世纪才见诸文字。后来犹太教徒更进一步将事物起源区分为经由22条路径环环相扣的10个数字,每个数字都对应一个希伯来文字母,具体的分类图表则用生命之树来表示。雖然其起源可以追溯至遙遠的古代巴比倫時期,卡巴拉智慧在大約4000年前出現之後,至今卻幾乎一直向人類隱藏著。
卡巴拉科學描述的不是有關我們這個世界的事情,四千多年來,對卡巴拉科學的通常瞭解都一直被誤解或曲解籠罩著。因此,最重要的是,首先需要給卡巴拉科學以明確的定義。卡巴拉學家,耶胡達。阿斯拉格在其《卡巴拉智慧的本質》一文中是這樣定義卡巴拉的:
這種智慧不多不少是一種根源的順序,它以一種固定的,預先確定好的規則,透過因果關係降落下來,編織成一個單一的、崇高的被描述為,在這個世界中,向他的創造物揭示他的神聖的目標。
而這存在著更高的世界或創造者,這些控制的力量從更高的力量降落到我們的這個世界。我們不知道有多少種力量存在著,而這實際上並不重要。我們在我們這個世界裡存在著。我們由某種被我們叫做「創造者」的更高的力量創造出來。我們都熟悉我們這個世界中的諸如萬有引力、電磁力和思想力等力量。然而,存在著某些來自一個更高次序的力量操控著我們這個世界,同時又是向我們隱藏著的。
我們將這種無所不包的終極力量,稱作「創造者」。創造者是這個世界的所有力量的總和,而且處於這些操控的力量序列的最高層面。
這個力量衍生出那些更高的世界。總共有五個更高的世界。緊接著它們的是,那個所謂的Machsom—一個將那些更高的世界和我們的這個世界分隔開來的壁壘。從那個更高的力量—就是創造者,也被稱為「無限的世界」,各種力量經過那五個更高的世界降落下來,產生了我們的這個世界以及我們人類。
和傳統科學不同的是,卡巴拉科學並不研究我們的這個世界和存在其中的人類。卡巴拉探索的是超越那個Machsom壁壘以外的更高世界裡存在的一切。卡巴拉學家耶胡達•阿斯拉格說:「這種智慧不多不少是一種根源的順序,它以一種固定的,預先確定的規則,透過因果關係降落下來,編織成一個單一的、崇高的被描述為在這個世界上向他的創造物揭示對他的神聖的目標。」除了從更高世界依照精確的法則降落下來的那些力量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東西。此外,這些法則正如阿斯拉格所描述的,是固定的、絕對的、無所不在的。最終,它們都被導引著以便人們可以在還活在我們這個世界的同時,就可以揭示那個操控著自然的終極力量。

由此我了解到所謂卡巴拉的獨特性正好和柏拉圖的觀念的互相重疊
根據於以上這種推導出幾點總結
1。 現實之外有另一種更高層級的實存
2。所有現實中出現的只是一種被下降弱化所不完善的「影子」或「摹本」或「描述」 或「規則」
3。我們能了解的事物並非完全完整的結構。但能在另一種角度進行觀測與及有可能掌握的這種結構的可能性。
這種相似度令我不禁覺得它們可能描述的就是同一樣的概念。追尋這種想像我開始將兩者成為一體,從而得出一種對「存有意義的」探索,這種對世界的想像層級的描述。就成為一種分類的猜想。

或者就讓我們回到卡巴拉的本體進行描述吧。
卡巴拉的記號形式被稱為生命之樹(這裡有種頗為有趣的想像,就是正好笛卡爾就把人類的知識用大樹作比喻 ),希伯萊文亦稱:ETZ haChayim(עץ החיים),是一種在猶太教使用的神秘符號,屬於猶太教哲學傳統卡巴拉的其中一部份思想。生命之樹用來描述通往上帝(在卡巴拉教派文獻中,通常被稱為耶和華,或「神名」)[1]的路徑,以及上帝從無中創造世界的方式。卡巴拉學者使用生命之樹作為創世的示意圖,從而將創世這個概念發展成為一個完全的現實模型。

這種神秘概念後來被一些基督教密宗徒和赫爾墨斯教徒接受。在16世紀的魯利安體系的卡巴拉(英語:Lurianic Kabbalah)中,出現了質點Da’at(知識)。 Da’at所在之處,生命之樹的十個質點合為一體,所以通常不會被描繪。然而有時Da’at也會被視為質點並取代Keter,沿生命之樹中軸線出現,位於Keter(王冠)的正下方、Tiphareth(美麗)的正上方,這時它被視為非意識的Keter的意識表現。在基督卡巴拉學者中,質點被稱為尊嚴(Dignities),他們使用自己的拉丁文名稱稱呼質點,而非質點最初的希伯來文名稱。基督卡巴拉也強調基督作為宇宙的維繫者和保護者,猶太人卡巴拉中的Malkuth(中文:王國)是空缺的,因為這被認為是不同的存在規則。在基督卡巴拉知識系統中,拉蒙·柳利以他相關主題的著作而廣為所知。
總體來說生命之樹由10個質點(sephira的,複數的Sephiroth)和22條路徑組成。

質點(英文:Sephirot 或 Sephiroth),中文又譯作「源質」(單數)或「源體」(複數),本意「計數」,是卡巴拉思想中的十種屬性/流溢。透過這些質點,無限(Ein Sof,即自我顯現前的上帝)彰顯自身,又接連不斷地創造物質領域以及一連串更高的形上學領域。(這一演化順序又稱為Seder hishtalshelus,鏈狀進程。)英文質點中亦可譯為Sefirot/Sefiroth,單數形式Sephirah/Sefirah等。
在卡巴拉的歷史發展中,不同學派對質點提出了不同的構成結構,表達了不同的靈性層面。計數到十的傳統始於《創世之書》,「虛無的十位質點,既非九,也非十一」。雖然不同學派總共列出了十一個質點,但其中的兩個質點(Keter與Da’at)被看作是同一本質的潛意識表現與意識的表現,所以這十一個質點歸為十個類別。卡巴拉思想描述了質點的功能結構,這種結構既引導了神的創造生命的力量,又向被創造之物彰顯未知的神的本質。

而這十個原質按照由上至下,由右到左的順序分別是:

1。王冠(Crown):超越、神的本性;亦代表著淨火天。
2。智慧(Wisdom):智慧、純粹理性、創造原點;亦代表著恆星天/原動天。
3。理解(Understanding):執行、實質的理性、創造之泉:亦代表著土星天。
4。仁愛(Love):愛、仁慈、恩寵、偉大;亦代表著木星天。
5。嚴格(Severity):法、神的權利、惡的發現、怒;亦代表著火星天。
6。美麗(Beauty):慈悲、調停、美;亦代表著太陽天。此原質正是生命之樹的核心。
7。勝利(Victory):永遠、膨脹、勝利;亦代表著金星天。
8。光輝(Splendor):尊嚴、收縮、光榮;亦代表著水星天。
9。基礎(Foundation):基礎、萬物的基礎、神的創造力;亦代表著月球天。
10。王國(Kingdom):王國、物質、人;亦代表著四元素所合成,即是物質的存在。
如果我們依次連結1到10的話又稱為“火劍之路”(Path of the Flaming Sword)


並行的對照觀測


這就是我對知識本質「理型」的想像結構, 如果以上就是存有的所能達到的分類,那我估算這些東西必然和現實中同樣的「摹本」概念的產生共嗚的作用。

回到我是次我討論的問題如何作出書本分類的問題,圖書館學的發展至今由美國圖書館專家 麥爾威·杜威於1876年首次發表發表的 杜威十進圖書分類法與及賴永祥《中國圖書分類法》 (1929年由劉國鈞教授參照美國杜威十進位圖書分類法,所編訂的一套適用於中文圖書的分類法。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之後,由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學系賴永祥教授自1964年起陸續修訂出版,為有別於劉氏版本,又稱之為「賴永祥《中國圖書分類法》」。 )最為被人們所知道,以下為他們的分類。


杜威圖書分類

100 – 哲學與心理學
200 – 宗教
300 – 社會科學
400 – 語言
500 – 科學(自然科學)
600 – 技術(應用科學)
700 – 藝術與休閒
800 – 文學
900 – 歷史與地理(含傳記)
000 – 電腦科學、資訊與總類

中國圖書分類法

100 哲學類
200 宗教類
300 科學類
400 應用科學類
500 社會科學類
600 史地類
610-699 中國史地
710-799 世界史地
800 語言文學類
900 藝術類
000 總類


這兩套系統分別為英文(杜威圖書分類)與中文(中國圖書分類法)最常用圖書分類法,由此你會發現多年來其實我們已經擁有了一種共識就是這些就是我們理解的範疇集合。
但他們的排列方式一直也不相同,此至我決定將所有分類打散,作重新排列的工作。
以下就是我依據上文提到的卡巴拉的想像而得出對照,所重新排列的世界分類學


王冠(Crown)100哲學和心理學
智慧(Wisdom)200科學
理解(Understanding)300社會科學
仁愛(Love)400語言
嚴格(Severity)500宗教
美麗(Beauty)600藝術
勝利(Victory)700科技
光輝(Spendor)800文學與修辭
基礎(Foundation)900歷史,地理及相關學科
王國(Kingdom)000訊息與總項

他們依據特定的方式連接起來
像是用想像力去填補他們之間的關係.
那些線條就是對照我們現存物質界定的索引.


========================================================================

此計劃主要分開實體的設展和網上資料庫的形態.
將書本的句子連繫記憶的脈絡
從而將連接顯現
不單單從句子更從類別而引述這系統的連接.
此計劃的形態隨時間累積將變得更複雜
從而有不同種類的形式.

2015年 ~第一次作品曾於兆基創意書院展出
基本的形態為卡巴拉網絡連結










2015年-2016年 ~第二次展出於 UAAB 深港城市/建築雙年展
水晶結構形態為累積結集的想像體






網上資料庫形態/將會持續進行:http://www.unlimitedlibrary.net/



FACEBOOK 的頁面主要運作是處理圖書館與書的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unlimitedlibrary